趣事、苦事、暖心事……宁波人口普查员故事一箩筐

时间:2021-07-18  点击次数:   

  赶在11月15日前,鄞州区百丈街道后塘社区党支部书记王瑶和同事顺利完成了各自负责的普查小区的正式登记工作。

  王瑶仍清楚记得,当初自己拿着绘制的普查小区图到实地进行走访时那种震撼的心情,“房子呢?人呢?”

  王瑶仍保留着那份普查小区图。图上,用蓝色标注的建筑是在建的新世界广场,一个大型的城市综合体项目;一旁,用铅笔勾勒的,则是在实地走访后重新绘制的普查小区图。

  王瑶仍记得当时拿着原始的普查小区图,站在工地上,一脸懵:工人们住的是集装箱“宿舍”,可以根据需要随时“变形”,眼前她所看到的“宿舍”和图上的已经截然不同。

  没办法,王瑶只能重新绘制一幅图。这并不是件简单的事

  一方面,出于安全考虑,工地上并不是所有区域都能够对普查员开放的,她只能凭自己看到的,一点点勾勒出来;

  另一方面,工地上有3家单位在施工,各自给集装箱“宿舍”编号的方式也是不同的,显然这并不利于普查,她只能跟施工单位沟通,给所有“宿舍”采取统一编号。

  “差不多花了三四天,一双小白鞋走成了小灰鞋,终于把图给画好了。”王瑶说。

  “王书记,你又来普查啊。我们今天晚上就要搬走了,你这不是白忙活了”走在上海建工新世界广场5#地块项目工地上,工人们跟王瑶开玩笑。

  这也是王瑶在普查过程中遇到的另外一个难题:好不容易把“逃走”的房子“找回来”,结果又发现“人不见了”。

  “前期摸底拿到的资料显示有800个工人,事实上起码有200个工人是流动的。像11月1日,刚给1-101的4个工人做完普查,结果第二天其中2人就转到其他工地去接活儿,剩下的2人被安排到隔壁1-102居住,给普查带来很大难度。”

  自普查开始以来,王瑶和同事已经习惯用“下午茶”代替午餐,“工人们平时上工早,我们只能利用他们吃午饭的时间。等忙活完,轮到我们自己吃饭,基本上都在下午1点半以后了。”

  通常,工地上的工人11点钟开始分批吃饭,吃完饭又匆匆赶去开工。真正留给他们吃饭的时间顶多1个小时。王瑶就得从他们的牙缝中“抠”出时间来。

  普查的那段时间,平日妆容精致、踩着高跟鞋上班的王瑶天天穿着运动服、运动鞋出门,“即便戴了安全帽,一天普查下来,头发上也都是灰。”

  这是一个“没人住”的社区。由于轨道交通江厦桥东站配套项目拆迁所需,社区早在2009年就已全部完成拆迁,目前“户在人不在”的拆迁户不足400户。“花了两天时间,就完成了这部分人的普查。”王瑶说。

  相较而言,工地上“人在户不在”的情况需要耗费王瑶和同事更多的精力。“幸好工地上的管理人员都很给力。很多管理员平时也有其他工作要忙,但是只要我打电话过去,他们总会第一时间出现。”

  最让王瑶过意不去的是管理员小宋。那天晚上,小宋因为要跟女朋友约会,特地把协助普查的工作交接给3位负责人。可是从下午4点半一直到晚上8点半,他陆陆续续打了4个电话来,询问普查的进展情况,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

  “你这是人在女朋友那里,心却在人口普查上啊,女朋友该不会吃醋了吧?”采访中,王瑶说起这件事,一旁的小宋却只是憨憨地笑。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312017004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4076

  王瑶仍清楚记得,当初自己拿着绘制的普查小区图到实地进行走访时那种震撼的心情,香港六合查查询,“房子呢?人呢?”

  王瑶仍保留着那份普查小区图。图上,用蓝色标注的建筑是在建的新世界广场,一个大型的城市综合体项目;一旁,用铅笔勾勒的,则是在实地走访后重新绘制的普查小区图。

  王瑶仍记得当时拿着原始的普查小区图,站在工地上,一脸懵:工人们住的是集装箱“宿舍”,可以根据需要随时“变形”,眼前她所看到的“宿舍”和图上的已经截然不同。

  没办法,王瑶只能重新绘制一幅图。这并不是件简单的事

  一方面,出于安全考虑,工地上并不是所有区域都能够对普查员开放的,她只能凭自己看到的,一点点勾勒出来;

  另一方面,工地上有3家单位在施工,各自给集装箱“宿舍”编号的方式也是不同的,显然这并不利于普查,她只能跟施工单位沟通,给所有“宿舍”采取统一编号。

  “差不多花了三四天,一双小白鞋走成了小灰鞋,终于把图给画好了。”王瑶说。

  “王书记,你又来普查啊。我们今天晚上就要搬走了,你这不是白忙活了”走在上海建工新世界广场5#地块项目工地上,工人们跟王瑶开玩笑。

  这也是王瑶在普查过程中遇到的另外一个难题:好不容易把“逃走”的房子“找回来”,结果又发现“人不见了”。

  “前期摸底拿到的资料显示有800个工人,事实上起码有200个工人是流动的。像11月1日,刚给1-101的4个工人做完普查,结果第二天其中2人就转到其他工地去接活儿,剩下的2人被安排到隔壁1-102居住,给普查带来很大难度。”

  自普查开始以来,王瑶和同事已经习惯用“下午茶”代替午餐,“工人们平时上工早,我们只能利用他们吃午饭的时间。等忙活完,轮到我们自己吃饭,基本上都在下午1点半以后了。”

  通常,工地上的工人11点钟开始分批吃饭,吃完饭又匆匆赶去开工。真正留给他们吃饭的时间顶多1个小时。王瑶就得从他们的牙缝中“抠”出时间来。

  普查的那段时间,平日妆容精致、踩着高跟鞋上班的王瑶天天穿着运动服、运动鞋出门,“即便戴了安全帽,一天普查下来,头发上也都是灰。”

  这是一个“没人住”的社区。由于轨道交通江厦桥东站配套项目拆迁所需,社区早在2009年就已全部完成拆迁,目前“户在人不在”的拆迁户不足400户。“花了两天时间,就完成了这部分人的普查。”王瑶说。

  相较而言,工地上“人在户不在”的情况需要耗费王瑶和同事更多的精力。“幸好工地上的管理人员都很给力。很多管理员平时也有其他工作要忙,但是只要我打电话过去,他们总会第一时间出现。”

  最让王瑶过意不去的是管理员小宋。那天晚上,小宋因为要跟女朋友约会,特地把协助普查的工作交接给3位负责人。可是从下午4点半一直到晚上8点半,他陆陆续续打了4个电话来,询问普查的进展情况,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

  “你这是人在女朋友那里,心却在人口普查上啊,女朋友该不会吃醋了吧?”采访中,王瑶说起这件事,一旁的小宋却只是憨憨地笑。


王中王开奖结果| 香港六合曾道人| 香港神算三期必中一期| 香港挂牌生肖彩图| 十二生肖属相配对之相生相克表| 68kj最快开奖现场| 香港白小姐一码中特料| 白小姐传密正版彩图| 财神四码中特网| 六合宝典|